娱乐新闻

长征胜利八十五周年:穷凶极恶的军队哪去了?

发布日期:2021-11-23 06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21年10月22日是长征胜利85周年纪念日。在85年前,中国领导中国工农红军战胜千难万险,冲破敌人的围追堵截,最终胜利完成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。

  红军长征创造了中外历史的奇迹,而长征精神将永远激励着中国人民奋勇前进,在我们的征途上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。

  血战湘江、强渡乌江、飞夺泸定桥、娄山关、腊子口、爬雪山、过草地……红军在长征途中经历了大大小小380余次战斗,在这些长征故事中,我们看到了毛主席精彩绝伦的指挥艺术,也看到了红军将士超人般的意志和战斗力。

  然而,我们也应当“感谢”穷凶极恶的军队,正是因为它们的凶残和疯狂,才充分衬托出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的伟大与不朽。

  八十五年弹指一挥间, 毛主席和蒋委员长都已故去,他们领导的军队和军队现在怎么样了?

  今天的中国人民解放军,正在牢牢捍卫着国家领土、领空、领海的安全,捍卫着亚洲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稳定。在各种重大自然灾害、社会灾害面前,包括这场新冠疫情,中国人民解放军同样是主心骨、主力军,抗险救灾总能看到人民子弟兵的身影。

  不仅没了军队,连党部都被查抄,面对这种政治绞杀,在干嘛?除了贴标语抗议政治迫害,就是在推特、脸书上谴责。

  但我们还不能嘲笑这帮废材,反过来,这帮废材还要跟我们讲什么“民主自由”、“军队国家化”之类令人似懂非懂的话,于是,海峡上空又充满了快活了空气。

  有时,我们也想不明白,一支对工农红军,对革命者如此凶恶残暴的军队,为什么在岛上会被“”势力打得满地找牙?更羞耻的是还顶着“中国”两个字。

  这帮人就是“”,现在有人管它们叫“塔绿班”。势力数典忘祖、分裂国家、甘为外国走狗,这些难道只是今天的事情,早干嘛去了?

  在80年代初,势力还没有这么嚣张,但它们叫嚣“台湾人不是中国人”,妄言台湾人是葡萄牙人、荷兰人、西班牙人、日本人的混血后代,然后还说台湾人决定台湾命运等一大堆丧心病狂的言论。

  这时候却“心慈手软”了,一点也舍不得对势力残暴凶残,不用十几年时间,人家上台了,却连个狗窝都保不住。

  立命孤岛的最大本钱,也是最后的政权保障---军队,最终也玩丢了,那它是怎么被玩丢的?

  军队及家属两百多万人随着蒋介石败退台湾之后,岛内武装力量依然由牢牢控制。

  虽然在党政方面吸引了一些台湾本土人材,如谢东闵(1972年任省主席),还有个别市县首长点缀,但军队这一块,台湾本地人很难进来,蒋介石防得很死。

  全方位控制台湾社会的警备总司令部,前后有八位警备总司令,前七位全是大陆人,像黄杰是湖南的、刘玉章是陕西的、尹俊也是湖南的。

  蒋经国继位后,把高级将领位置向台湾省人士逐渐开放,他提拔的最后一个警备总司令陈守山就是生于台北。

  陈守山还算可靠,他青年时代在大陆求学,还是黄埔毕业生,但他在军界崛起后,带动了其它台湾省籍军人地位的提升。

  八十年代中后期,台藉军人晋升为少将的有30多人,中将两名,这是个信号,但蒋经国觉得这是得意之作,包括提携李登辉进入政治高层也是如此。

  的军中元老有人就担心,这样下去,再过十年或二十年,各军种总司令将被台湾省籍军人担任,甚至总参谋长。虎符易手,事态难料。

  蒋经国很自信,他认为军中将领省藉变化并不等于军权丢失,但在事实上,逐步失去了对军队的控制权。

  军队处于省籍冲突的旋涡之中,从长远看,从大陆过来的军人必定越来越少,而本省军人必定越来越多,这是客观事实决定的。

  却闭上眼睛,以驼鸟心态面对这一变化,最根本原因是它们不想统一,能混一天就混一天,事实上,军队的唯一出路就是争取国家统一。

  有军队在的话,随时可以政变,不搞政变也可以起义,起义后,解放军给你个番号,那就是妥妥的爱国将领。

  却扯起什么“民主”?跟一帮分子讲民主,不是自找死路吗?但军队的命运,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。要不,怎么叫反动派呢?

  大革命之初,并没有建立统一的军队,只是一些散兵,陈炯明起兵叛乱后,孙中山才对军队的认识有了根本转变。

  为什么要称为革命军?因为它不同于封建军队,也不同于各路军阀,它是革命胜利的保障,而则是革命领路人,不革命中国没有出路,这个逻辑就很合理。

  建军之前,蒋介石作为孙中山军事代表在1924年8月到12月到苏联考察红军建制,大有收获。

  同年6月15日,黄埔军校开学,蒋介石从苏联学来的建军理念就应用到这里,再则,黄埔军校建立的财政、武器、课纲都是由苏联大力支持。

  也就是说军队一开始就是标准的苏军模式,反而是井冈山红军是由用自己的方式缔造和领导,两军之间的胜负历史已经给出了答案。

  简单说,“党代表”负责监督中高级将领的思想和行为,防止陈炯明事件再次发生,地位比校长略高一点。

  “政治部”负责训练军队、整顿纪律、维护军民关系、保障指挥体系顺畅。地位在校长之下。

  革命军有了这一套机制,战斗力肯定大大强于军阀。但作为总司令,蒋介石野心过大,与党代表廖仲凯的矛盾越来越大,孙中山逝世后不久,1925年8月20日廖仲凯被暗杀,军校校长蒋介石一下子从第三把交椅变成了第一把。

  1926年中山舰事件后,蒋介石撤销了所有党代表,自成一派,借机甩掉了监督机制。

  这样,军队就成了蒋介石手中最有力的工具,他还可以绕开垂直指挥系统,将个人权力覆盖到最基层组织。

  蒋介石的根本目的是想以军队来对进行反控制。蒋介石的政治地位并不高,在一大选出领导层中,是候补执行委员,而蒋介石还什么都不是。

  后来,军队代表在代表大会上的席位越来越多,而这些人全部效忠于蒋介石,能用“校长”称呼他的人,都是这一批骨干。

  席位多了,蒋介石话语权自然就增大,话语权越大,依附他的将领越多。蒋介石就用这种方式取得了军队和内双重权力,而汪精卫只有政治派系。

  这种做法,使得国民革命军性质产生了变化,失去了革命精神,成了蒋介石手中的私人工具,孙中山一死谁还管得了他?

  1949年,国军转进台湾,苟延残喘。1949年5月20日,省主席陈仪宣布“戒严令”,开启了台湾省长达三十八年的戒严时期。

  军队重新建立了政治思想工作组织,一个是党工系统,一个是政工系统,由蒋经国掌控。名曰:“贯彻以党领军政策,建立以党领军制度。”,居然要到1950年之后,才懂得以党领军的道理。

  《美中(蒋)共同防御条约》缔结后,1957年美国明确要求蒋介石撤销政治军官制度。

  1966年开始,政治组织在军中“隐型化”,以避开美国的指责。美国决不会容许它的”盟友“军队里存在着军队式的制度。

  美国态度很清楚,它不允许完全领导军队,美国用“军队国家化”和“宪政”逼蒋介石就范。

  南北战争时,美国军队无非是一方代表农业资本集团,一方代表工业资本集团,它根本不属于国家和人民,到今天也一样,伊拉克战争是为美国人民而战?

  1987年,台湾”解严“后,被“民主”、“军队国家化”这些口号给洗脑了,这些蒋介石从来不信的东西,新生代却奉若神谕。

  1988年4月1日,“行政院长”俞国华表示,以党领军时代已经结束,如果有政党在军中存在,将予以取缔,这是挥刀自宫。

  10月14日,“立法院”增订法律“禁止政党军队中设立党团组织”,再补一刀。

  最终军队成了所谓的台军,大陆来的老军人,在2000之后,死的死,退的退,势力的军队“本土化”阴谋得以实现。

  在军队中已无任何角色可以扮演,“革命军人”变成了“职业军人”,结果被虐得体无完肤,毫无还手之力。

  要翻身、要洗涮耻辱,就应当堂堂正正站出来支持祖国统一,为中华民族作出历史贡献,这是唯一出路。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