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尚新闻

文艺星开讲|《刺杀小说家》:拍出原汁原味的中国奇幻故事

发布日期:2021-11-21 14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据全国电影票务综合信息管理系统初步统计,截至2月17日17时,2021年春节档电影票房达75.44亿元。《刺杀小说家》票房5.18亿元,在2021年春节档电影票房榜中位居第三位。作为春节档唯一一部线D视效电影,观众见证了火光漫天的视听冲击,也感受到了融入东方元素的视效奇观。

  现实世界中,一位父亲为了寻找失踪女儿,接下刺杀小说家的任务。原来,小说家笔下的东方“异世界”与现实世界相互关联、相互影响……电影《刺杀小说家》是一部有奇幻动作元素的特效电影。视觉构想由《流浪地球》的特效团队历时三年打造,很多特效是此前在国内从未尝试过的技术创新。

  “我们实现了一套全新的标准化工业流程,为之后的中国电影特效制作提供了经验,同时要让观众看到我们做的东西不输好莱坞。”导演路阳在做客人民网“文艺星开讲”时坦言,这个从无到有的探索,太艰难。雷佳音感慨,“我能感受到我们在做一个有意义的电影,这是我感兴趣的,也是我们中国电影人应该做的。”“希望电影关于信念和希望的探讨、以及浓烈的亲情表达,能带给观众力量。”杨幂说。

  雷佳音:一开始接戏有点犹豫。因为和路阳合作过,我知道他和他的团队工作风格,也知道这个剧本路阳耗费了21个月,历经无数次修改多么不易。

  剧本看到一半的时候,我被路阳叫到北京来。我俩从剧本的第一场戏开始读, 最后一场戏读完后,我们俩都哽咽了。我说这是个好剧本,幸亏你们那么坚定的让我来演,如果不来演就太可惜了。我来演,再苦再累都没事。

  雷佳音:关宁这个角色符合我对英雄的理解,英雄不仅仅是拯救世界,我更喜欢的是一个父亲能为女儿舍弃一些东西,男人的坦然和担当。为什么我爱演戏?是因为我们没有角色好,我希望关宁的一部分留给我,影响我。

  雷佳音:一定会的。其实一直都是我在找女儿,只能想象孩子丢了我什么样,拿自己的共情来诠释电影里的情感。一个父亲为了找寻女儿连续六年不间断,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,但我相信会有这样伟大的父亲。

  杨幂:首先是基于对导演的信任。因为之前和导演合作过,在我看来路阳是个很有才华和创作热情的导演。同时这个故事我非常喜欢,看剧本的时候就感觉热血沸腾。

  杨幂:原著小说里的男性律师角色在电影里改为屠灵,表面上她是反派,内心仍存有温暖、善良的底色,亟待唤醒。这个角色特立独行,坚韧又有柔情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出演反派角色,我很珍惜和享受扮演屠灵的过程。以往的角色大多温柔内秀,而这一次的却很“刚”。这个角色打戏很多,人物成长线曲折复杂,也带领观众从另一个视角来看待整个故事,很有挑战性。

  人民网文娱:从《绣春刀2:修罗战场》到《刺杀小说家》,你与路阳导演已合作两部电影,如何评价他的导演风格?

  杨幂:路阳导演是“身后有太阳、头上写着奥利给”的那种少年。他工作起来极认真,对电影的创作热情常常会感染很多人。路阳导演特别喜欢的就是“保一条”,虽然有时候大家会拿这个开玩笑,但也都知道这是因为导演在特别严肃地对待电影拍摄。

  人民网文娱:电影改编自双雪涛同名短篇小说,这个故事吸引你、并选择做下去的原因是什么?

  路阳:最开始接触到这个小说是2016年3月,看完之后我当场就表达想拍成电影,关于父爱,关于永不言弃的信念……我能够体会到双雪涛为什么要写这个小说,他经历过什么样的心境。我也从小说中看到了自己,那种强烈的创作冲动与能量彼此相通。

  《刺杀小说家》是一出现实与小说交替行进的戏中戏,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奇幻故事,故事的核心是写一对父女之间的感情,我希望把情感的部分放大。同时,小说中异世界的设定,可以加入很多有想象力的细节,这些对我都非常有吸引力。

  路阳:在小说中我就看到,困境下看似无意义的残破人生所迸发出的强韧生命力,且闪烁着耀眼的光芒。人需要相信自己生命的意义和价值,相信自己是会散发出光彩的,你的人生会有某种改变。你要走过去,无论当下多么艰难。

  人民网文娱: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,近年来,探索电影工业流程的项目也逐渐增多。这一次,我们把哪些“不可能”变成了“可能”?

  路阳:《刺杀小说家》应用了很多中国电影在之前的制作中没有触碰到的领域和技术,而且第一次将多项技术整合到一部电影里面。在这部电影里,我们用到了动作捕捉、面部捕捉、虚拟拍摄,还有虚实结合拍摄等技术手段,不仅挑战最尖端的拍摄技术,更是实现了一套标准化的全新工业流程。

  这是第一部完全由中国电影人制作完成的奇幻电影,是值得我们骄傲的。我们没有依靠任何外国团队,虽然在技术和经验上还存在一定程度的差距,但是我们在追赶,我们也一直期盼中国电影越来越强大。

  人民网文娱:作为一部大制作电影,考虑过直接和国外团队合作么?您认为中国电影特效技术是否已经成熟?

  路阳:在电影策划阶段,我们就预料到这将是一部沟通繁复的电影,所以一早就锁定国内团队合作。我们选择了南北朝时期的北魏作为异世界的基底,整体上希望营造一个在东方故事框架里的东方美学。好莱坞并不了解我们,并且有可能拍不出来想要的内容,但我们可以拍出中国故事。

  在电影的制作过程中,我们会不断提出新需求,开发新应用。如果是国外团队来做,文化差异会导致沟通上的困难,更重要的是,下一部电影可能意味着再次“平地起楼”。所以希望通过一个个项目推动国内视效团队成长,从各个角度追赶世界电影工业。

  路阳:《金刚川》的制作时间很紧,过程中所有困难都要想办法克服,《刺杀小说家》的预拍摄系统和《流浪地球》所尝试的一些技术正好都共同运用在了电影制作中,顺利完成了任务。《刺杀小说家》拍摄结束之后,很多电影后续拍摄都在用这套技术。

  我和郭帆导演希望中国电影人通过不断拍摄大制作电影,把中国电影的工业化流程逐步完善起来,中国电影需要借由更多类型作品接力奔跑,快速实现工业化和市场化。

  核心阅读: 晚熟是一个褒义词,既是一种求新求变、不愿固步自封的精神,也是一种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。 在《晚熟的人》里,我既是写作者,同时也是深度介入到故事里的一个人物。…

  核心阅读: 有人在看完《烟火漫卷》之后,特别想来哈尔滨看看。读者能够被这样的人间烟火感染,我觉得自己没有浪费笔墨。…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