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育新闻

张论: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好好演戏

发布日期:2021-11-23 06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第一次看“长沙没想好戏剧工坊”的话剧,是全程打麻将的《西风镇》(点击查看详情)。那天挨着墙边坐最后一排,演员抖第一个包袱的时候,我乐得连人带椅子往后面翻。

  第二次看是今年5月份,一部“始终在乱搞男女关系”的戏——《国王的宵夜》(点击查看详情)。看完真的去吃了个宵夜,吃了两小时也没理顺男女关系。

  6月16号,他们“翻新了”海归艺术制作人李韧评价“2015年没想好戏剧工坊最好的一部戏”——《白石洲》(点击查看详情)。同去推文一出,票马上卖完,所以,应群众呼声,6月30号加演一场!比手速的时候到了朋友们!

  这部话剧的导演是执导长沙商演次数最多话剧作品《手枪手》的王天步,编剧杨隽夫的作品还入选了“英国皇家宫廷剧院新剧本写作计划”,听起来很牛逼。

  不过小管家更感兴趣的是2015年、2017年两次出演话剧《白石洲》的男主角张论。作为一个因为喜剧认识,并喜欢上“没想好戏剧工坊”的观众,我对“没想好”所有演员的认识都来自他们在舞台上莫名其妙、又分寸得当的段子。张论作为这些“段子手”中不算知名一个,两次出演正剧《白石洲》,两次担任主角,还得到了“2015年没想好戏剧工坊最好的一部戏”的评价。小管家十分好奇,并与他进行了一次深入交谈。

  “我是一个演员,一名普普通通的演员。演员啊,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职业,就和普通的劳动者没有什么两样,也是卖力气活。”

  张论2002年进入湖南大学表演系,据他说“自己从小在这方面有天赋,家里人也支持。”2004年拍摄了自己第一部影视剧作品《恰同学少年》,在里面饰演年轻毛爷爷的同学易礼容。“在屏幕上看到自己的时候,觉得自己好丑,哪个角度都不好看。”

  2005年大学毕业,2009年只身一人去了北京。那年他在博客里面写了两篇文章,一篇是“演员只是一个职业而已”,说自己和普通的劳动者一样,不过靠力气吃饭。“我喜欢演戏,就想当一个普普通通的演员,只要能用自己的劳动,换来一份维持生活的收入,就可以了。”

  另一篇文章名为“我是湖大的”。在北京那年,每次跑组送资料的时候,副导演都会问同一个问题,“湖大有表演系?”或者“中戏还是北电?”张论认识很多人,不知道打哪来,也说自己北电中戏的。“我不以为然,我们是凭自己的本事,不是凭学校,学校就是一个招牌,有招牌还是需要有真货的。”

  那一年最艰难的时候“我刚把简历递过去,转身那个人就把简历丢到垃圾桶里。我就只好跑过去,把简历从垃圾桶里捡起来,带走,他不要我还要,钱打出来的。”跟多数北漂一样,在那个城市寻找机会,被打击,失意,离开。“我这个人天生乐天派,那些事都不太记得了,就想以后怎么走吧。”

  线年,加入“长沙没想好戏剧工坊”。“拍(电视)栏目剧的时候认识了俞毅(没想好戏剧工坊创始人),他排《疯狂周末》的时候正好缺一个人,就叫我过去演了。”

  正式加入“没想好”后,他参演了喜剧《一夜精喜》,在里面饰演一个戏份不多的“熊孩子”,张论说挺有意思的,很喜欢这个角色。“每一个人在一部戏里面都有自己的位置,不能瞎抢戏,也不能瞎给自己加戏,不然整个戏的基调会被破坏。”

  他说“没想好”其实挺好,演员和导演都是平等交流的。这样演员会有自我,不会只跟着导演的脚步走。就是有时候导演支配演员比较麻烦,双方会为一些现场调度、角色问题吵架。

  “这么多年了,影视剧和话剧都喜欢,都想演”我问张论演影视剧和话剧这么多年,更喜欢哪一种表演方式,他说:“很难说更喜欢哪一种,都想演。”

  “话剧是演的时候情绪不能断,整个人物一直在里面,演起来爽快,每一场还能感受到不同的东西。不过局限性在于,看不到细枝末节。比如嘴角一个小小的抽搐,你看不到。电影电视就能做到,镜头给你一个近景就行。

  很多人说舞台表演是“遗憾的艺术”,我觉得影视剧才是,因为他(影视剧)每一场戏都不同,情绪是拼接起来的,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全靠后期剪辑,演员没法改变。”

  “嗯,还挺好奇的,在舞台上情绪不能断是什么感觉,还能感受到观众反应的变化吗?”我问张论。

  “分类型。像《白石洲》这种正剧基本感受不到,也尽量不会去感受,让自己处于一个沉浸、自我的状态比较好。不过喜剧不一样,观众越笑我越来劲。”

  以前看一个话剧演员聊舞台艺术,他说自己站在舞台上会不自觉的去感受观众情绪,讨好观众,能做到完全沉浸是很了不起的表演。

  “我享受入戏时情绪的释放,只要站在舞台上,我就觉得自己变成了剧中人。”之后谈到线号加演一场的《白石洲》。“话剧很难区分男女主角,戏份都差不多。比如《疯狂周末》,每个人戏份都一样。《白石洲》也很难说我就是主角,我的台词还没有林茉(剧中女主角)多。不过我不在意,喜欢这个角色就好。”

  线月份“翻新”演出,跨时两年,张论再次担任主角,我问他对角色的理解有没有发生变化。

  “15年排练和演出稍微仓促一点,这次是游刃有余。没有太多新的理解,不过就现在来说,我和李旭明(剧中男主角)的共同点比15年要多,自己在这两年有了一些跟他(剧中男主角)相似的经历。”

  《白石洲》在深圳演的时候,他的前女友饰演邓艳(话剧白石洲的人物),但最后选择了成为林茉(剧中女主),两人最终分手。“演的时候想起这件事情,会有点委屈”

  剧中的主角李旭明是一个嫉恶如仇,但内心正义被扭曲的人。“他有很多心理疾病,不善于和人沟通,也没法调节自己的情绪。不过他有跟我很像的地方,只想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生活。”

  聊天要结束的时候,张论跟我说他其实试过应聘其他工作,但还没应聘完自己就受不了了,还是只喜欢演戏,享受舞台。

  “我非常享受入戏时情绪的释放。只要站在舞台上,我就觉得自己变成了他(剧中人),这个戏(话剧《白石洲》)最后一声狂吼的时候,我也奔溃了。”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