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育新闻

我的选择

发布日期:2021-11-22 17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去年八月,我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机械工程学院。在学校时,我对未来的规划是要么继续深造、攻读博士学位;要么找份好工作,多挣点钱,让爸妈不那么辛苦。我的导师毕业于剑桥大学,是教授、博导、青年长江学者。临近毕业,老师准备将我送往英国进行联合培养,华为公司给我开出第一年近三十万的年薪。可是,一件事情的发生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走向。

  那是一次走访调研,我去了甘肃省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,那里的贫穷给了我非常大的震撼,即便我是在菏泽郓城的农村长大,也从没见过那么穷的地方。有的群众还住在窑洞之中,窗户上没有玻璃、屋里仅有个发黄的灯泡。他们非常朴实善良,虽然贫困,他们依旧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,因为在党的扶贫政策和的帮扶下,他们马上就要搬进宽敞明亮的平房。我忽然感到自己之前的人生规划太狭隘了,仅仅站在个人利益的小天地,没有看到还有许多人在为别人的生活变好而努力,这样的工作更有意义!

  回到学校之后,我想了很多,萌发了去基层的念头。母亲听了特别诧异,坚决反对,她说:“咱家条件不算好,供你上了这么多年学,好不容易才走出农村,你怎么想再回去呢?”身边有的同学也不理解,有人说我傻,有人劝我别放弃专业,有人讥讽我,说我想当官。面对这些声音,我的导师给了我极大的支持,他说:“既然你想去基层,那就勇敢地做出选择,并且踏踏实实好好干。”怎么办,去还是不去,如何抉择?恰逢习总书记视察西安交通大学,总书记说交大学子要传承好西迁精神,听党指挥跟党走,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业!我听后感觉醍醐灌顶,豁然开朗。作为新时代有理想、有抱负的青年,作为一名员,我这辈子岂能只为自己而活!于是,我放弃读博深造和华为工作的机会,响应党的号召,考取选调生,并主动向组织报告,志愿去济南市最偏远、最艰苦的地方锻炼自己!

  在农村工作的这一年,我真切体会到了基层工作的琐碎平凡,经历过委屈和挫折,但我收获了以前从未有过的充实感和成就感。我们村位于商河县西北部,村集体几乎没有收入来源,年轻人大都在外打工,村里只剩下老人和孩子。针对这种情况,我们党支部决定推动土地流转,发展规模化农业。虽然每亩地的租金由三百元涨到了八百元,但一些老人对土地有很深的感情,不愿意流转。有人甚至说:“这地我种了一辈子,以后我老了还要埋在自己家的地里,把地交出去,没门儿!”为了说服老人们,我们挨家挨户做工作,打感情牌算经济账,不知道吃了多少次“闭门羹”,老人们终于同意流转土地。很快,我们全村1730亩地整建制流转,发展特色地瓜产业近千亩,亩均净收益增加2000元。随后,我们又成立粮食、农机、劳务三大合作社,一些不方便外出务工的老人在合作社每天也能挣到五六十元。像我们村的刘秀荣老人,今年七十三岁了,一家三口人,儿子残疾、儿媳智力障碍,生活比较困难。去年通过合作社,她挣到了一万三千元,发钱的那天,她拿着钱不停地笑,看到她的笑容,我默默地对自己说:“到基层来,能为朴实的乡亲们做点事情,我的选择是对的!”

  前段时间,我发现乡镇上留守儿童很多,许多孩子自卑敏感,能够考上高中的一半都不到。我主动跟乡镇中学的领导联系,担任课外辅导员。我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,我跟他们分享自己的奋斗故事、心路历程、所见所感,希望能对他们有所启发、有所触动。现在,有很多孩子经常找我聊天,诉说他们生活遇到的迷茫、挫折,我就开导他们,希望能在他们心里埋下一颗积极、阳光、向上的种子。

  我的一生应当如何度过?我该追求什么,这辈子才算过得无悔?这个曾经让我迷茫、困惑的问题,现在我已经清晰而明确地找到了答案。那就是:作为一名员,要听党指挥跟党走,党让我去哪儿我就去哪儿、党让我干啥我就干好,让一些人的生活因为我的努力变好一点,以此来体现对党的绝对忠诚!

Power by DedeCms